万民企盼剔除福州市第二医院院长朱琪及其亲信私包中医美容科大肆

  • 我要分享:

  万民企盼剔除福州市第二医院院长朱琪及其亲信私包中医美容科大肆套保之国资大蛀虫

  正当中央台播查安徽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疯狂套保(骗取医保资金),最近厦大附属福州第二医院中医美容科违规承包人林碧英2018年1月9日上班时间被公安当众铐走,此案若要真查则主罪在朱琪院长,该科违法外包每年可获利400万,朱琪必然动用权力保护,果然几天后林碧英就被“保”出来续包开业,最近仅以内部处理方式(罚款1万元)草草了事,几千万元国资就此“打水漂”,所以民众急盼有关部门继续追查朱琪及其亲信,剔除盘踞在市二医院的国资大蛀虫,提升国家医疗保障水平。

  1、在2015年上级下专文明令“停止公立医院科室承包”大背景下,院长助理赖跃平“放不下”巨额利益,继续与朱琪院长勾结,公然顶风违法承包中医美容科并全面放权,但其一个医生(承包者本人)的中医美容科月营业40万,而承包费仅1万,几近于不收费承包。加上虚开项目零成本,利润率高,朱琪等人年牟利达400万之巨!

  2、中医美容科月营业收入40万元,账上收入细目全是“中医治疗”,且支付方式很少现金,几乎都是国家医保资金统筹支付,明显是有朱琪财务合谋的不合事实的造假。

  3、实际上,该科基本很少真做“中医治疗”,有做几乎全是做美容,而其中:

  (一)一部分是林碧英做美容(按规不能报医保),借虚开“中医治疗”项目由医保卡刷取收入。

  (二)还有一部分是无医保卡,病人做美容收现金,但不入账(私分),而用朱琪等长年代保管的几十张专用医保卡(特别是干部保健卡和特殊病种卡)替其刷卡买单。这些医保卡的所有者是既没做中医治疗,也没做美容,只为交现金顾客“买单付款”。

  (三)还有部分是干脆不需要病人、直接刷这几十张医保卡,实际连中医治疗和美容都不做,直接套取现金私分。营业收入用虚开这几十张医保卡隐蔽了现金收入,现金给私分了。总之,账面营收在医疗项目、患者、工作量及支付诸方面全面造假。

  (四)、因为“福州市二医院能套保做美容”产生社会效应,求美者自然也会慕名而来,但由于中医美容科仅有一个医生,即使每天工作24小时也无力完成,所以朱琪除了纵容无证人员在本院上岗美容赶“任务”,还在院长助理家对面的居民区内设无证黑美容店违法经营,方式是在院内刷医保卡买好单后,带求美者去院外无证场所让无证人员上岗为其美容,置美容者安危不顾。

  从上可见,中医美容科的营业收入有多少就意味着国家的医保资金被盗多少,朱琪手下区区一个中医美容(仅一个医生)一年就吃掉医保资金500万以上,相当于吞掉农村3万多人一年医保资金,照此办理,13亿中国人的医保资金能不缺口?

  ~~~本院医生:***

  附上亲笔手稿:万民翘首,敬请监察!

 万民企盼剔除福州市第二医院院长朱琪及其亲信私包中医美容科大肆

 万民企盼剔除福州市第二医院院长朱琪及其亲信私包中医美容科大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