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不是病死的,而是被有些领导摧残气急死的

  • 我要分享: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我李永财重庆合川区古楼镇摇金村人士,一级残疾未婚。我2008年本来烧伤治疗后、我瘫痪在病床上可以直接治疗股骨坏死,可是地方领导做些形式过场、把我送到多家医院住院,不让我手术控制治疗,浪费数万元很多经济,还欺上骗下外说:“想尽办法在给我治疗”。哎求人苦与累呀!有苦难言难诉啊!有些人不是病死的,而是被有些领导摧残气急死的。
  真实冤屈案例:我严重得罪古楼镇有些领导,双股骨坏死瘫痪在病床上、2009年古楼镇领导把我送进合川人民医院骨科住院、古楼镇有些领导到医院控制含接后、人民医院也建议我到上级医院手术股骨坏死、我马上转院到重医大附一院骨科住院多天、地方领导不同意我手术,领导又用车把我欺骗接回家、受尽痛苦折磨、到医院控制治疗残杀生命;没有地方领导同意能够得到治疗吗?我有古楼有些领导、及熊志强他们欺骗残害我、痛骂我去死、说要整我的录音视频证据冤屈。地方领导还上报也向外面透露、是医院不给李永财手术的,来欺上蒙骗下把责任推卸得干干净净。几个月后我悄悄打120还是在合川医院手术股骨坏死的,这些都是事实。肩关节疼痛严重受限、连上台洗澡洗头无法完成,多想手术后减轻痛苦提高生活治理,本该治病报销、求领导推卸不管、疼痛难忍受在2017年6月多次求母亲好说,母亲同意想法筹集5万元、我到合川人民医院手术治疗减轻痛苦,得罪地方领导、到医院一句话,医生叫我到上级医院手术、整我需要十多万元,母亲七旬多还在劳动与捡垃圾存点、辛苦一生、相信任何领导也不会带头、逼迫七八旬多老人供养儿孙、发扬道德沦陷。这次又来重复残害整我吗?想起就伤心欲绝。请问弱势群体自己先筹借去治病、没有地方领导同意能够手术治疗到吗?写到这里含冤泪满面你们良心何在?把我的痛苦生命完全建立在他们的权势残害下;在这些事实面前、地方领导残害报复整我还需狡辩吗?
  

有些人不是病死的,而是被有些领导摧残气急死的


  

有些人不是病死的,而是被有些领导摧残气急死的


  

有些人不是病死的,而是被有些领导摧残气急死的


  上面几张是我2019年2月27日发送给古楼镇有些领导短信息,内容有:“熊、刘镇长你好!我摇金村李永财,今年我参买了职工医保2700元,我是想住院报销高些也为地方节约分忧。1月14日地方领导当时就答复不能救助困难款解决部分职工医保,也没有困难款,今我就把母亲每月护理我的补贴款拿来参职工医保,想到2018年2月哪次有些领导给我出的难题是【我治病住院二千元门槛费,二千以后不高于60%救助,二万封顶,多余负担不起就由七八旬老人承担】明知我要手术肩关节减轻痛苦,重度残疾五保户无工作治疗无援等于死路,你们出些难题不让我有病行治疗整我,好毒啊冤!惨无人道冤,不知以后你们领导也会回家逼迫七旬老人来供养你家儿孙呀!落井下石气整摧残我不好,怕你们以后又出尔反尔出什么来算计我怕了,还是参买上职工医保不管走到哪里自付少些。明年还想拿母亲护理我的补贴款交,母亲就没有护理这些了,自己生坏了病求人苦累呀!求领导不要反扑报复。今天2019年2月27日,这几年多次给你反应我老家住房严重危房,是七旬多母亲捡垃圾与外面劳动租房我住,多次求地方领导解决修建只要简单可以遮风避雨、煮得熟饭就好,还是到合川申请租个廉租房住吗?因得罪地方领导严重不敢绝不到敬老院住怕报复。以前地方有些领导说过:“得罪你们地方领导一句话就要倒很大的霉、一句话把我整很远,有熊志强说过以后要整我的录音”,怕你们有权势一句话、又整我很多麻烦、来故意气整我不好,我现租房协议马上要到期了。请求地方领导解决,以后简单好好生活,请求回复谢谢!”
  

有些人不是病死的,而是被有些领导摧残气急死的


  上面这张几十户群众签字证明七旬多母亲2018年7月以前祝明珍长期在菜地干活、及有空就经常捡破烂买,与去年3月4万买到一个便宜地下室住房,七间祝星与孙娟恶势力说:“李永财告了他与些地方领导要收回此房”;孙娟还说:“以后不让李永财在七间住要把他们赶走、也扬言要让李永财七间租不到房”;因李永财坚持社会的功德与正义,得罪了地方有些领导,李永财在七间住从不乱要财物、理智,群众在上面这张签字与盖指纹。
  这段是位用汽油自杀的真实文章敬请耐心读完、一个悲惨噩梦命运。我李永财 ,患病28年、因病生活困难瘫痪在病床上,曾经在2008年《自杀渴望生命》文章里面写到这样一段:我真的不想自刹,自刹是我无数次求助无门所走的下策。残疾人受他人歧视没有尊严,我忍受不住痛魔;党的政策如此美好、我的自刹希望能够引起有关部门关注,希望地方个别官员不要利用权势欺上骗下;希望其他个别残疾弱势苦难者、得到一片蓝色的天空,有些个别残疾人真的很可怜,希望身边的亲友多点爱心;因我深深的体会到有些困难人的痛苦,希望我的自刹、让其他残疾困难人过得好些。我不想在家自刹,不然地方基成领导利用权势封锁悲苦情况;我想坐车到重庆下车找个人多、又不伤害他人无辜的地方自刹。2008年10月23日、好心人再次把我背到合川区古楼镇政府民政求救,以失败回家;2008年10月23日我又以短信方式、向古楼镇党委袁书记手机发送:“我是困佛村李永财请求救助、忍受不住疼痛就会自刹”。两次短信求助没有答复。走前在家中留下我的一封遗书是:“把我的财产捐献给哪些残疾困难者”。我汽油自杀后经重庆市、及合川区公安局、卫生局、市区民政局、等五大部门调查开会了解我情况,说我是生活困难、无数次求助地方有些领导不管、承受不住病痛的折磨引起的。好象在出事后的第六天,合川区残联的丁科长突然来到我的病床边给我说:“等会有领导来问你、你莫说出你向合川区有些领导、及区残联求助过、及用电话反映过:你忍受不住疼痛若求助不行就会自杀的事、等你烧伤治疗好后、我们保证马上给你手术股骨坏死”《出事前有几次我与残联丁科长通过话,其中有一次通话录有音在我的手机内存卡里面,出事后被重庆警察拿去了;残联丁科长叫我莫说出这些;加上出事后我吓到了、我就听了区残联丁科长的话,那时经历少也想得简单、单纯真诚容易受领导的欺骗、就同意答应不说出这些。一小时中央残联有两位领导在我病床边、问我情况说:“你向上级领导反映求助此事没有”,我答复:“(我无数次用电话也向合川区残联、区政府有些领导求助过说成没有)我只向地方古楼镇的领导无数次求助反映过(太久了还有些谈话我记不清楚了)等”。我在2008年自杀后古楼镇政府有些领导、每两天换三位镇领导轮流在医院、负责守我的安全烧伤治疗两个多月。地方有些领导说:“你敲锣打鼓到重庆自杀、害得我们受到市区批评、全镇领导奖金扣完、你自杀后当晚地方有几位领导、还被重庆有些警察审问了一夜、还写了很多材料,我们家人生病就没有这样来医院守过、受过这样的气,你出院回家以后、就知道得罪我们的下场。哪次烧死熊志强在医院守我时还给我说到:“你以后回家想的什么、不管以后发展做什么我们都会把你了如指掌、就知道得罪我们的下场什么是艰难。”我汽油烧伤自杀后合川区、镇各级有些领导都了解、有些假装不知吗?本来直接治疗股骨坏死、我更应该写些更多感谢、地方领导的文章来;本来这事情应该很简单的。本来上面有些领导要求说了、烧伤治疗后就治疗我股骨坏死,可地方有些领导痛骂我去死有录音为据,有熊志强承认威胁欺骗恐吓、说要整我的录音为据,想尽办法整我、报复骗我出院有录音为据、欺上骗下不给我治疗股骨坏死骗我出院。很简单明显的说明、是地方有些领导利用权势、控制我治疗报复整我呀!地方有些领导说:“得罪地方有些领导他们一句话、把你整得很远、你就要倒很大的霉”。若地方有些领导哪次、有点点慈悲良心道德关心困难人、就不会对个瘫痪悲惨的病人这么残忍毒害。明显简单进一步说明了、有些地方的困难人、得罪有些领导悲惨噩梦呀;在这些事实面前有些领导利用权势报复、残害整我还需狡辩吗?我严重得罪地方有些领导就是这么来。
  我李永财古楼镇人士,古楼镇有些领导利用权势做些材料欺上骗外;对下利用权势坑压蒙骗残害出尔反尔、受冤屈苦难的还是有些弱势群体。2008年我因病瘫痪在病床上、生活困难自杀后、地方领导受到上级严峻批评,就严重得罪地方有些领导,其中就有熊志强,现地方有些领导、及熊志强当上古楼镇长有权势、出尔反尔反扑报复想些办法整我说、以前古楼镇领导签字、政府盖章通过、教的承诺给李永财药费全报销特殊解决的;我们上报以后不给你五保户、药费报销未必还能把我怎样、你想治病、报销以为就可以吗?党的政策如此美好、上级经常强调说:地方领导要关心解决好五保户、残困难人的疾苦民情。可是到了地方政策,有人士亲戚关系好办事、有些没有人士关系、或者有些曾经得罪过地方领导;有些地方领导不择手段残害、毒害这些困难人、到医院控制治疗残害生命,来欺上骗下。附近有些好心人说:“看你残疾关节痛苦,地方有些领导还要报复摧残、整一个苦命残困人简直没人性”。 本来上级说解决好、五保户与残困人的民生民情,2018年我多次到古楼镇报销、残困五保户住院药费,地方有些领导说:“以后取消报销,一年给你临时救助一次、你自付2千元门坎费,2千元以后按不高于60%的救助,2万封顶,多余负担不起的就由、你家七八旬老人想法供养残困儿孙”。我2019年1月电话咨询合川区民政说:“五保特困户一年给你临时救助一次、一年自付300元门坎费,300元以后所有住院自负部分后按90%的救助”。叫我到镇里领导哪里申请,哎求人苦与累呀!求求地方有些领导不要打麻烦、不知以后、地方又出什么阴招摧残气整我,苦呀!上面政策好一心为民,可到了有些地方也进一步体现、如何为困难群众办事、弱势群体有苦难言难诉啊!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