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澜之家周立宸交出一年级总裁成绩单 营收净利增速继续下行

  • 我要分享:

  此前腾迅25亿入股5.31%的举动固然令市场高看一眼,但最新年报表明,该公司已进入发展瓶颈期,女装系列毛利率偏低,而处理尾货的海一家也未完成使命

  文 |《投资时报》记者 罗艺

  周立宸30岁了。

  出生那一年,他的父亲,一个普通的江阴人周建平做了一个大胆决定:动用自己开照像馆积攒下来的30万元承包当地新桥镇第三毛纺厂。6年后,这家乡镇企业变成江苏三毛集团,并在世纪之交当年的12月登陆上交所,2001年则正式更名为海澜集团。

  这是一个典型中国式“虎父无犬子”的故事。作为父亲,周建平以239亿人民币身价成为2017福布斯全球华人富豪榜上国内时尚零售业的首富。而毕业于清华大学金融专业的周立宸,自2012年进入家族企业,先后接掌广告部、商品中心、信息中心、电商等核心部门,并于2017年2月出任集团总裁。

  周建平的老辣毋庸置疑。截至2018年4月最后一个交易日,旗下海澜之家(600398.SH)的534亿人民币总市值已是同业中雅戈尔(600177.SH)的183%,较新锐的九牧王(601566.SH)更是高出5倍。

  周立宸的朝气亦有目共睹。在其一手操盘下,企业代言人从印小天、杜淳更换成“国民老公”林更新,对于“奔跑吧兄弟”、“最强大脑”、“火星情报局2”等当红综艺节目的冠名和软植,同样效果明显。坊间关于“老男人衣柜”的调侃,渐渐消褪。

  尽管58岁的周建平仍处事业盛年,不过外界对于“少帅”似乎高看一眼,认为当其掌握更大权力后,这家中国本土对标优衣库的男装第一品牌有机会在新零售时代谋得更大发展空间。

  当而立之年来临时,周立宸果真收到一份厚重礼物——腾讯于2018年2月3日宣布以25亿元购入海澜之家5.31%股权,同时,双方拟共同成立100亿元规模服饰产业投资基金。很快,腾讯系朋友圈中最重量级成员京东也递出了橄榄枝,刘强东本人甚至亲自为其代言。

  一切都顺风顺水?没有那么容易!市场在等待周立宸走马上任一年后的那张财报成绩单。很遗憾,有人要失望了。

  从“男人的衣柜”扩展至女装、童装领域的海澜之家,2017年在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增速上仍延续2016年单位数增长的颓势,分别实现7.06%和6.6%的增长,营收和净利润分别达182亿元和33.29亿元,毛利润则下降0.25个百分点至39.63%。

  此外,男装海澜之家和新开发的女装爱居兔单店营业收入持续下滑,分别减少9.03%和9.02%,此前计划用来消化存货的海一家门店亦大幅缩减和调整,导致其他品牌统计口径平均单店营业收入下降33.59%,毛利大幅缩减48.87%至-26.15%。而单店营业收入减低导致2017年海澜之家整体开店速度不及预期,未完成2016年提出的“2017年净增门店750家”的目标。

  需要注意的是,一直以“轻资产”模式区别于同行的海澜之家,却持续处于库存高位,2014年-2017年,海澜之家库存余额分别为60.86亿元、95.8亿元、86.32亿元和84.93亿元。

  单店营业收入持续下滑

  继2016年营收和净利润增速放缓至单位数之后的第二年——这便是2017年报亮相后投资者的第一反应。

  2014年-2017年,该公司营业收入依次为123.38亿元、158.30亿元、170亿元和182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72.56%、28.30%、7.39%和7.06%。其中,主打的男装营业收入分别实现101.25亿元、128.74亿元、140.31亿元和147.58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49.58%、27.16%、8.98%和5.18%,曲线相当明显,逐年下滑。唯一的好消息是,2017年海澜之家品牌整体毛利率为40.34%,同比上扬0.42%。

  而旨在消化库存的海一家,在2017年则关闭了超过100家店铺,营业收入同比下滑15.14%至2.99亿元,毛利率为-26.15%。

  进军女装领域,调整服装整体调性,曾被市场判断为海澜之家实现转型的重要战略举措。

  那就来看看这块业务吧。女装爱居兔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8.95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大增75.46%,毛利率则上升8.63%至27.79%,但与男装普遍超过40%的毛利率相比,女装行业的竞争更趋激烈,毛利率也至少低出逾12个百分点,而目前占总营业收入仅5%的爱居兔的经营数据,暂不能对公司整体营运状况产生决定性影响。

  对于爱居兔,海澜之家继续沿用了此前男装的全托管式特许加盟模式,而这种特有的“总部品牌管理-生产外包-总库物流-连锁销售”模式,也确让海澜之家在行业整体低迷的情况下一度实现快速增长。2016年年报数据显示,该公司一年净增长店铺超过1000家,达1253家,累计达5243家。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