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B2B > 正文

熊猫直播危机:已22个月无融资 靠现金流运营压力重重

2019-03-11 06:56作者:创业家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王思聪的创业项目熊猫直播黯然离场。

  3月7日晚间,熊猫直播COO张菊元在熊猫直播员工群“潘达踢威”中宣布公司“结束”,并透露从2017年5月B轮融资之后,在长达22个月的时间内,公司未获取任何外部资金,管理层在过去两年时间至少寻找了5个潜在的投资方和多种方案,但最终未能解决资金缺口。

  如今,曾为熊猫直播这家公司找钱续命的关键人士也已经离职。

  “我离职是真的。”3月6日,熊猫直播原副总裁庄明浩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他已离任一段时间。庄明浩在熊猫直播任职时负责的正是融资事务。对于此次离职,他说:“尽完了人事,发现天命难违。”

  资金难寻

  2015年,王思聪在微博上表示其担任熊猫直播的CEO。因为王思聪的加持,熊猫直播一度声名鹊起。

  公开信息显示,2016年9月,熊猫直播完成6.5亿元A轮融资,投资方包括乐视网(2.920, -0.28,-8.75%)、辰海投资、奇虎360。但熊猫直播主营的游戏直播业务是“烧钱”的生意,需要承担大量带宽费用及主播的工资成本。

  最近,资金问题成为了压倒熊猫直播的关键稻草。资本市场低迷、行业竞争格局生变,以及熊猫直播自身的运营不善共同导致了资金链危机。

  2017年5月,熊猫直播宣布获得10亿元B轮融资。然而烧钱速度较快,在2018年春节期间,这一轮融资就使用将尽,他在熊猫直播任职时负责的正是融资事务,于是在节后积极寻找下一轮融资。

  然而,当年3月8日,斗鱼和虎牙同时宣布获得腾讯投资,使得游戏直播行业的竞争格局生变,令彼时处于行业第三名的熊猫直播在找融资时显得尴尬,资本的信心出现动摇,“有人被吓跑了。”庄明浩说。熊猫直播高层之间商量过后,认为把公司卖掉也是一条路子,怎么走,视哪一条路先出现而定。

  据悉,熊猫直播与内容型公司,长、短视频平台,社交平台、VC等多方面进行过接触,或考虑以40亿元左右价格出售,但是进展都不顺利。

  资本的日子也不好过。2018年,一级资本市场募资难度总体增加,资本之间也开始洗牌,而头部资本更愿意把钱投向头部公司,直到当年10月,庄明浩也未找到定投或愿意买的机构,于是他们又考虑独立上市,但这也同样意味着,需要有钱入局,支撑其经营至上市。

  曾两次掉队

  外部环境冰冷,熊猫直播靠现金流维持运营压力重重。

  熊猫直播经历过两次掉队。直播曾在2016年~2017年处于“风口”,短视频的出现令直播行业总体频受已“过气”的质疑。兴趣导向的游戏直播因更具用户黏性,争议相对少,但市场规模也较小,这个“小池子”中已经装了腾讯所投资的虎牙和斗鱼这“两条大鱼”,且虎牙已成功上市,近22个月未获得资金注入,熊猫直播从行业中掉队。

  熊猫直播在运营方面也做过努力,张菊元提到,为了做到收支平衡,熊猫直播缩小了自身规模,但是融资仍不到位,垂直领域“不断恶化”的情况下,熊猫直播的空间在不断缩小,坚持反而成为某种程度的消耗。

  本报记者对比发现,这边熊猫直播在收缩战线,而竞争对手虎牙在收割电竞赛事,试图打造电竞产业链,拓展与游戏直播之外的业务模式。

  熊猫直播实际也进行过不错的商业尝试,曾自制节目《Hello!女神》收获口碑和播放量的成功。不过,短视频工场负责人柳翠霞向媒体记者提到,这也呈现出熊猫直播定位与运营方向不清的问题,“一会儿想做泛娱乐,一会儿想做游戏直播,这就导致了其运营的内容方向一会儿是电竞为主,一会儿又是直播综艺。从定位不清晰到运营方向的不清晰,从而带来的各种连锁反应。这种情况下,资本很难对熊猫抛出橄榄枝。”

  假设即使获取资金,是否还能靠经营逆转该竞争格局,抢夺资本市场的信心也会是持续面临的问题。“选择结束并不是对员工与团队的否定,而是大势之下,一个无奈却最理智的选择。”张菊元说。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