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十年 汲取力量继续前行

  • 我要分享:

    □成都商报评论员马天帅

    10年前的今天。首次经历地震的我,在一阵慌乱、无序和恐惧之后,和同事一起,前往汶川。

    瓢泼大雨湿透了我的T恤,脚下是不断的余震——那一刻,我发现“大地在颤抖”并非文学上的一种夸张。

    10年过去,这段经历仍然挥之不去。残垣断壁、山河变色……我深深地感受到,“在大自然面前,人类多么渺小”。

    都汶路中断,我们绕道马尔康,抵达汶川,想去震中映秀。出汶川10多公里,道路仍未抢通。让我震惊的是即将抵达县城的一群人:他们从都江堰徒步,翻越数座陡峭的、几乎六七十度坡度、不断落石的高山,跑过仍不时垮塌的塌方区,他们有的花了三四天时间,有的时间更长。他们之所以如此冒险,是因为他们有亲人在汶川,在通讯完全中断之下,他们想最快知道亲人的音讯。

    我震惊于他们脆弱身躯下爆发出的惊人意志:人固然渺小,但人的意志却足够强大。

    灾区的采访,我不断见证着这种强大,“今天,我们都是汶川人”、“汶川挺住中国加油”。为这些口号作注解的,是一群群出现在灾区的救援力量、医疗者、志愿者……

    曾记否,那个“逗乐了悲伤中国”的可乐男孩薛枭?后来他去了可口可乐工作;

    曾记否,那个举牌“长大了我要当空降兵”的程强,后来果然成了一名空降兵;

    曾记否,那个痛失爱女的北川妈妈杨建芬,在连遭丧女和丧夫打击后,仍然“永不放弃”;

    成千上万志愿者奔赴灾区,成为了社会救援力量参与救灾的发端;

    10万对口援建大军,把废墟变成了家园。山东大道尽头,连接着一个“新北川”;崇州的重庆路已然成为旅游环线;

    震中映秀已从之前的纯农业小镇发展为今天的乡村旅游大镇;车厘子已成为汶川的一张新名片;电子商务已成为青川等地的重要经济支撑……

    今天,我们重返汶川。

    “以吾惨痛之心,堆砌残缺之文字”,衔哀致诚,缅怀那些在汶川地震中遇难、失踪的同胞。

    袅袅青烟,寄出哀思,他们是我们的父母、兄弟姐妹,亲朋故交,一面之缘,甚至毫无交集的一个名字。

    灾难带给我们的,并不是一串串冰冷的数字,而是关于一个个肝肠寸断记忆里,那一个个鲜活的名字。

    今天,我们缅怀过往,更要重拾那些曾经鼓励我们前行的力量。

    10年前,他们用生命让我们学习着生命,用人性让我们学习着人性,用灾难让我们学习着灾难,使我们得以用全新的认知,升级、更新、重建、扬弃我们自己,从十年前的那一刻,到十年后的今天,从未停歇,也不敢止步。

    否则,那是对逝者怎样的辜负与遗忘!

相关推荐